歡迎您來到奇趣后備箱! 手機訪問: > 熱文摘錄 > 美文摘錄 > 冬蟲夏草真的有效嗎網站地圖

美文摘錄

冬蟲夏草真的有效嗎

水野真紀來自:寧夏回族自治區 石嘴山市 大武口區 時間:2020-03-13 14:41 坐標: 339207°

精選的冬蟲夏草真的有效嗎

導語:只能生長在青藏高原上的冬蟲夏草,有著隱秘的生存史和挑剔的生長環境;有著“神奇”的功效和不斷的質疑;有著昂貴的價格和巨大的市場……這一切會不會正是它走向滅絕的原因?

一個十歲女孩戴著手套,手上托著細小的、裹著泥巴的生物界奇珍。冬蟲夏草是蛾子幼蟲和寄生真菌的結合體,被真菌感染的幼蟲叫做“蟲草”。人們認為這種高價藥材可以治愈各種疾病。 一個十歲女孩戴著手套,手上托著細小的、裹著泥巴的生物界奇珍。冬蟲夏草是蛾子幼蟲和寄生真菌的結合體,被真菌感染的幼蟲叫做“蟲草”。人們認為這種高價藥材可以治愈各種疾病。

撰文:邁克爾·芬克爾

攝影:麥可·山下

翻譯:朱珊

在海拔4700米的青藏高原上,四郎手腳并用地趴在地上尋找的,是一種非常奇異的東西。地面以上的部分是一棵很小的沒有傘蓋的真菌——就是一根火柴棍粗細的褐色莖梗,從泥土中伸出幾厘米的長度。從5 月初到6 月末,為了這種蹤跡難覓的真菌,四郎洋琵和妻子還有一幫親戚朋友每天都要花11 個小時俯身在陡峭的山坡上,在雜亂野草、樹枝、野花和莎草叢中苦苦搜尋。

藏民頭戴遮陽帽,臉蒙防曬面巾,手持挖掘工具,整天都在漫山遍野地尋找這種被稱作蟲草的蟲子。這種珍貴藥材只見于青藏高原和喜馬拉雅山富饒的高山草甸上,有些莖桿伸出地面僅半厘米長。 藏民頭戴遮陽帽,臉蒙防曬面巾,手持挖掘工具,整天都在漫山遍野地尋找這種被稱作蟲草的蟲子。這種珍貴藥材只見于青藏高原和喜馬拉雅山富饒的高山草甸上,有些莖桿伸出地面僅半厘米長。

四郎發現一棵就會高興地叫起來,他的妻子央金娜莫趕緊跑過來。他用一把小鏟在菌的四周鏟一圈,小心地取出一塊楔形的泥土。用刷子刷去多余的泥土后,他掌上的東西看起來就像一只死去的明黃色毛蟲,毛蟲頭上長著褐色的細長真菌,就像一只獨角獸。四郎從口袋里拿出一個裝方便面的紅色塑料袋,把這菌與他和妻子的其余收獲都放在袋子里,然后小心地卷起袋口。四郎今年25歲,他妻子21歲,他們有一個尚在襁褓中的女兒,蟲草是他們年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冬蟲夏草分布圖。蝙蝠蛾和蟲草菌只能在高海拔地區(3000-5000米) 冬蟲夏草分布圖。蝙蝠蛾和蟲草菌只能在高海拔地區(3000-5000米) 的潮濕土壤中生長繁茂,這限制了蟲草的分布范圍,世界96%的蟲草產量來自青藏高原。地圖繪制:Jerome N. Cookson, 國家地理

在整個青藏高原地區,這種生物已經改變了農村的經濟狀況。它引發了一場現代淘金熱。事實上,四郎袋子里的東西被送進北京裝飾得光鮮閃亮的店鋪后,價格便可輕易超過同等重量黃金的兩倍。藏語中,這種真菌被稱為“雅扎貢布”,意思是“冬蟲夏草”,但從嚴格意義上講,它既不是草也不是蟲,而是由一種蝙蝠蛾生長在地下的幼蟲,被蟲草菌感染后形成的。真菌把幼蟲的身體吃掉后,只剩下一副完整的外殼,春天來臨時,真菌會從幼蟲的頭部萌發,長出褐色的莖桿,稱為真菌子座。這一過程只有在青藏高原和喜馬拉雅山富饒的高山草甸上才會發生,迄今為止所有的人工種植嘗試都失敗了。

冬蟲夏草的生命循環:蝙蝠蛾在草叢、樹葉或土地上產卵。幼蟲孵化并鉆入地下。微小的真菌孢子被沖入土壤并感染幼蟲。真菌從內部吃掉幼蟲,并向地表生長。地面上出現棍狀的真菌子座。真菌子座內部,囊狀結構產生孢子。來源:Daniel 冬蟲夏草的生命循環:蝙蝠蛾在草叢、樹葉或土地上產卵。幼蟲孵化并鉆入地下。微小的真菌孢子被沖入土壤并感染幼蟲。真菌從內部吃掉幼蟲,并向地表生長。地面上出現棍狀的真菌子座。真菌子座內部,囊狀結構產生孢子。來源:Daniel Winkler, Mushroaming; Yao Yijian, 中國科學院

幾個世紀以來,蟲草被認為具有神奇的藥用價值和益腎壯陽的功效。傳說牦牛吃了它,體力會增加十倍。已知關于蟲草的記載最早見于15世紀的藏語文本《性力之!,該文對那些服用了這種珍寶的人所獲得的非凡能力極力夸贊。據說,只需在茶里煮上一些,在湯里燉上一點,或塞在鴨子里烤制,服下便可百病皆愈。人們俗稱的蟲草,草藥醫生通常用其治療背痛、陽痿、黃疸病以及體虛;也可用于降低膽固醇、增加體力、改善視力,還可治療肺結核、哮喘、支氣管炎、肝炎、貧血和肺氣腫。蟲草被譽為抗腫瘤和抗病毒的抗氧化劑,也被用于治療艾滋病,還可以緩解術后恢復階段的疼痛,甚至有助于治療脫發。

這些買家不惜花大價錢買下這堆被真菌感染了的幼蟲。有的價值20美元一根。 這些買家不惜花大價錢買下這堆被真菌感染了的幼蟲。有的價值20美元一根。

隨著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,對蟲草的需求也日益增加。蟲草成為宴會上社會地位的象征,以及討好政府官員的饋贈佳品。20世紀70年代,半公斤蟲草的價格是一兩美元,到了90年代,半公斤的價值仍不足100美元,而現在半公斤頂級蟲草的零售價格可以達到5萬美元。如此大的需求引發對于年度總產量下降的擔心。目前蟲草的年產量約為4億只,隨著生長地被過度采摘,產量可能會減少。生態學家丹尼爾·溫克勒稱,為了確保持續的蟲草收成,采摘者要留下一些真菌子座,待其成熟后去感染下一季的蝙蝠蛾幼蟲。但是大部分村民會把找到的每棵蟲草都摘走,然后轉移到更高的地方繼續尋找。

得益于如火如荼的冬蟲夏草貿易熱潮,石渠縣經濟得到高速發展。許多藏族人騎著用販賣冬蟲夏草所獲收益買來的摩托車,趕到這里的市場進行交易。 得益于如火如荼的冬蟲夏草貿易熱潮,石渠縣經濟得到高速發展。許多藏族人騎著用販賣冬蟲夏草所獲收益買來的摩托車,趕到這里的市場進行交易。

得益于每年能發一次的蟲草橫財,數以千計曾經貧困的西藏牧民如今擁有了摩托車、蘋果手機和平板電視。由于多數地區只有獲得許可的當地居民能夠采摘,對于蟲草采摘場的爭奪引發了暴力沖突。在全球蟲草產量中只占一小部分的尼泊爾北部,已發生七起兇案。在四川省成都市,一伙竊賊像越獄一樣挖地道進入一家賣蟲草的商店,偷走了價值超過150萬美元的貨品。為了防止非法采摘者偷偷溜進為當地村莊預留的山坡,中國警方在公路邊設立了許多檢查站。

如今,很多地方和四郎夫婦的家鄉石渠縣一樣,到了氣溫轉暖、綠草萌發的時節,人們會拋下生活中的一切來搜尋蟲草。孩童目光敏銳而且身材矮小離地面近,通常都是最好的采摘者。有些學校也無力抗衡蟲草收獲季對人們的誘惑,就放一個月的蟲草假。

收獲季節,每天都會有藏族賣家帶著蟲草來到石渠。人們在縣城的街上晾曬蟲草,同時對每一根進行評估:形狀是否完好,尺寸夠不夠長,是不是理想的黃色?石渠的蟲草以質量上乘而聞名。 收獲季節,每天都會有藏族賣家帶著蟲草來到石渠。人們在縣城的街上晾曬蟲草,同時對每一根進行評估:形狀是否完好,尺寸夠不夠長,是不是理想的黃色?石渠的蟲草以質量上乘而聞名。

漫長的一天采摘勞動結束時,四郎和央金會帶著他們采來的蟲草來到當地市場。蟲草采摘旺季的時候,沿著石渠縣的主要街道,兩側水坑遍布的人行道上都是交易場。光禿禿的山包上點綴著牧民的帳篷和風馬旗,在這座邊境小城,人們依照習俗盛裝出席蟲草市集。很多人身穿傳統的藏族服裝,袖子很長,因而不必戴手套。男人們喜歡戴寬沿牛仔帽,穿皮靴,腰間佩刀,笑起來露出金牙。女人們掛著琥珀珠串成的項鏈闊步走過,珠子有高爾夫球那么大。一些人的長辮子幾乎能拖到地上。甚至還有一些身著朱紅色僧袍的喇嘛,受宗教的約束,他們不能采摘或食用蟲草,但可以從事買賣交易。

蟲草商人隨身帶著黃銅色的小天平和太陽能計算器,他們的手上通常寫滿了計算結果。蟲草被裝在硬紙盒和藤筐里,或是散放在鋪開的布上。來做生意的人都像四郎一樣,膝蓋上滿是泥土,背包里裝著剛從田野里采來的蟲草。當他們和這些商人接洽時,買家會對蟲草的品質進行仔細檢查,價格取決于很多因素:大小、色澤、緊實程度。蟲草商人拿起每一根蟲草,用一個大牙刷似的專用清理工具把上面沾著的泥土刷下來。這時候就會有一群人圍攏過來。準備購買之前,蟲草商人會用略顯冒犯的話不停地砍價,這也是一種通行的做法!拔覐臎]買過這么差的蟲草!薄吧珴刹粔蚝,太暗了!薄斑@些東西會讓我賠錢的!弊罱K要達成交易時,商人伸出胳膊,藏袍的袖子就垂下來了,賣家把手伸進商人的袖子里,然后通過手勢傳達信息。兩人在袖子里討價還價,這樣就不會被圍觀的人們看到。這個過程看起來就像拇指角力一樣,隨著袖子布料的拉拉扯扯,快速地討價還價。當手指的動作停下來,價格就算談妥了,現金直接從袖子里遞給賣家。

在石渠,藏族賣家和城里的買家(圖中左一)按照老規矩討價還價:買家先要對蟲草的品質進行一番貶低。賣家會向許多買家推銷自己的蟲草,然后才達成交易。 在石渠,藏族賣家和城里的買家(圖中左一)按照老規矩討價還價:買家先要對蟲草的品質進行一番貶低。賣家會向許多買家推銷自己的蟲草,然后才達成交易。

四郎和央金來和一位之前合作過的商人進行接洽,這個商人的名字也叫四郎,33歲的四郎易西做蟲草生意已經八年了。兩人按老規矩進行交易。四郎和央金的30根蟲草大部分比較小要不上高價,最終賣了580元,約合90美元。扎西才吉從她有私人司機駕駛的白金版豐田紅杉車上走下來,肩上挎著普拉達提包,高跟鞋噠噠作響地悠閑邁入她的蟲草帝國的旗艦店。她是中國最有名的蟲草品牌之一三江源醫藥公司的創始人和董事長,管理著500名員工和20家店鋪,年銷售額高達6000萬美元。

扎西才吉今年四十多歲,小時候,她像四郎和央金一樣在山上趴著找蟲草。她家靠養牦牛和羊為生,住在牦牛氈帳里。1998年,她用自己的800塊錢開起了公司,并最終乘著蟲草浪潮獲得成功。她還打算向國際市場擴張,把蟲草出口到日本、韓國和馬來西亞。她說,十年之內她的蟲草就能賣到美國。在中國中部城市蘭州,扎西才吉的商店占據了城市的一整塊街區。商店入口處的巨型屏幕上播放著蟲草的商業廣告。店內有豪華的吊燈和噴泉,保安穿著整齊的制服,花瓶里插著鮮花。蟲草被放置在許多跟博物館一樣的玻璃柜中,溫度和濕度都得到精確控制。蟲草在到達她這里之前,可能已經易手六次以上。邊境市場的商人把蟲草賣到中型市場,中型市場的商人通常會再趕到位于西寧的中國最大的蟲草市場。西寧位于扎西才吉的公司總部所在地蘭州西邊不遠,這個市場占據著西寧的一整個區,市場常年營業,熙攘嘈雜,就像證券交易所一樣。這里最大、最結實、最完美的黃金蟲草有一大部分會被扎西才吉的采購員們挑走。所有的蟲草在進行展示之前,還要經過X射線檢查,因為很多人為了增加重量會把鉛絲藏進蟲草里。

一輛黑色奔馳車在扎西才吉的店門口停下,四個身穿Polo衫、戴著大塊頭手表的中年男人來到一個玻璃柜前坐下。一群身著黑色短裙、白色襯衣,戴著棉質手套的女服務員趕快過來為他們服務。這幾個人一邊吃著核桃和葡萄干,喝著蟲草泡的茶,一邊挑選蟲草。隨后,貨品被整齊地裝進內鋪毛氈、外鑲銅扣的紫褐色木盒中。就這樣,一個看來很不起眼的物件(聞起來有一點魚腥味,顏色好像芝士條,頭上長著奇怪物體的蟲子)搖身一變成了華貴無比的寶物。只用了十分鐘,這幾個人就花了三萬美元。

在北京城東部一座高聳公寓樓的五層,于簡靠在沙發上小口喝著剛沏的蟲草茶,旁邊是她的比熊犬——圈圈和點點。于簡今年40歲,她身穿一件喜慶的花朵圖案襯衫,腳踩豹紋拖鞋。她曾是一家保健食品公司的主管,但2010年10月份,她被查出患有子宮癌。于簡采用了現代化的治療方法,包括多個療程的化療,同時也去看了傳統的中醫。中醫給她開了蟲草藥方,她已服用六個月左右。每天晚上,她把兩根蟲草放在一杯水里,浸泡一晚上,第二天早晨往水里加些干棗后燒開。她先把這杯蟲草茶喝掉,然后把變軟的蟲草吃下去。于簡只從同仁堂買質量最好的蟲草。

在四川省成都市的鐘氏蟲草行,女工們對收購來的冬蟲夏草進行分類、清理和捆綁。1500根高品質蟲草(重約1 在四川省成都市的鐘氏蟲草行,女工們對收購來的冬蟲夏草進行分類、清理和捆綁。1500根高品質蟲草(重約1 公斤)可為該公司帶來高達10萬美元的收益。

同仁堂是少數幾個比扎西才吉的公司更有名、貨品更貴的品牌之一。一包24根中等尺寸的蟲草夠用兩個星期,就要花掉超過550美元。雖然她也了解人們對蟲草作用有懷疑,但她說,“我覺得錢花得值”。到目前為止,尚未發現有關蟲草功效的證據。一些主要在中國進行的研究表明,蟲草中的確含有一種名叫β-葡聚糖的免疫系統調節劑以及一種叫做蛹蟲草菌素的抗病毒劑。一些臨床試驗表明,對于許多病癥,蟲草確有緩解作用,包括支氣管炎、哮喘、糖尿病、肝炎、高膽固醇以及性功能障礙。但批評人士說這些研究是小范圍的,而且方法值得懷疑。

美國明尼蘇達州梅奧診所的互補和綜合醫療項目主任布倫特·鮑爾對草藥有著廣泛的研究,他說:“除非用高品質的產品進行大范圍的臨床試驗,否則現有的科學知識都不能證明蟲草有顯著作用!贝送,野生蟲草還可能被很多不明霉菌污染,有一些可能是有害的,真菌學家保羅·斯塔門茲說。斯塔門茲寫過六本關于蘑菇栽培的書,并且出售自己生產的蘑菇產品。他說:“人吃了可能會中毒。對于沒有經驗的人來說,這就像俄羅斯輪盤賭一樣風險極大!毕x草或許是一種藥效強大的長生不老藥,也可能只是個代價昂貴的神話,但無論如何,蟲草淘金熱目前還沒有一點要結束的跡象。關于蟲草的功效還遠未獲得確鑿證據,但人們對它的信念卻深植于心。

于簡說,她從身體上和心理上都感覺到了蟲草的療效。蟲草讓她精神更好,恢復了“生命能量”——中醫稱之為“氣”。盡管她實際的精力可能是時好時壞的。于簡雖然體型消瘦,但的確面色紅潤,精力充沛。當她感覺好的時候,很容易把這歸功于蟲草的作用。但當感覺不是很好的時候,她也會意識到,所有的治療手段(包括傳統的和現代的)都是有局限性的。不過,她回想起最近一次去檢查時,醫生為她的康復速度所震驚。她說:“他甚至不記得我是個癌癥患者了!钡蔷驮谶@篇報道完成后,于簡的癌癥病情惡化,最終離世。

(原標題:冬蟲夏草有那么神嗎?西藏淘金狂潮還能持續多久?)

(責任編輯:高寒_NQ2523)

上一篇:好段摘抄100字
下一篇:沒有了
冬蟲夏草真的有效嗎相關文章
贵州十一选5全部开奖结果